京兆君洁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程序测试 >

科瓦莱宁事故引发两大争议

时间:2022-08-21 02:20 来源:网络整理 转载:京兆君洁网
在十年前他可能就没命了;科瓦莱宁在上周末西班牙站更是遭遇了严重的撞车,使得他到现在还无法确定能否参加下周的土耳其站比赛。与此同时,这起事故还引发了关于

引言:科瓦莱宁在上周末西班牙站更是遭遇了严重的撞车,使得他到现在还无法确定能否参加下周的土耳其站比赛。与此同时,这起事故还引发了关于赛道安全问题的一些争议。

虽然汉密尔顿在一片混乱中夺得了本赛季揭幕战澳大利亚大奖赛的冠军,但接下来三站比赛的过程却足以让全世界彻底忘掉他和迈凯轮的这场胜利:法拉利获得了三连胜不说,迈凯轮自己也是霉运缠身,不仅无缘冠军,而且连处罚带事故,什么问题都来了。尤其是科瓦莱宁在上周末西班牙站更是遭遇了严重的撞车,使得他到现在还无法确定能否参加下周的土耳其站比赛。与此同时,这起事故还引发了关于赛道安全问题的一些争议。

疑问一:下站能否参赛 ,

西班牙站决赛第22圈,科瓦莱宁的赛车左前胎在9号“坎普萨”弯处突然爆胎,导致赛车失控冲出缓冲区,赛车的前半部分被完全埋入了轮胎防护墙。随后他就在接受简单的现场急救后被直升机送往了巴塞罗那当地的医院。赛后,根据国际汽联****发布的****显示,当时科瓦莱宁的赛车时速高达240公里(去年库比卡撞车时的时速是270公里),而且这还是在有缓冲区的情况下。这样的场面很容易让人想起1999年英国大奖赛舒马赫撞墙导致腿部骨折的场面。而科瓦莱宁后来也承认,自己当时曾短暂昏迷,已经完全不记得撞车时发生了什么了。不过幸运的是,事后经CT检查,科瓦莱宁的身体并没有可见的创伤或骨折,只有轻微的脑震荡。

于是,科瓦莱宁也得以在比赛次日即本周一顺利出院。他在出院时表示,自己当时“精神很好”,只是稍稍有些头疼,颈部也有些僵硬。但是,虽然迈凯轮领队丹尼斯和首席执行官惠特马什都表示,相信科瓦莱宁能在下周末的土耳其大奖赛中出场,但他还需要接受国际汽联的体检才能确定能否参赛。例如,去年库比卡撞车之后,虽然只是扭伤了脚踝,而宝马-索伯也坚持认为它能够参赛,但他还是没有通过****站的赛前体检,最后由维特尔顶替出场。现在,如果科瓦莱宁不能在土耳其站中上场,那么迈凯轮就必须从两名后备车手德拉·罗萨和帕菲特重选择其一。其中,帕菲特要代表奔驰参加德国房车大师赛(DTM),因此罗萨就成为了唯一的替补人选。

另一方面,迈凯轮也在比赛结束后对事故的原因展开了调查。本周早些时候,惠特马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了车队初步得出的调查结果:很有可能是石块之类的赛道路面碎片进入了车轮导致的:“车轮和车胎都是新的,因此我们不认为是结构性的问题。应该是赛道路面的碎片导致的。”换而言之,迈凯轮并不需要因为这起事故而对赛车的稳定性问题太过多虑。

疑问二:救护措施不力  ,

科瓦莱宁撞车之后,赛会出动了医疗车前往事故现场处理情况。但医疗车只有一辆,是与安全车一起停放在维修站的,而坎普萨弯是在赛道的中后部,因此医疗车绕了一个大圈子才抵达现场。于是,从1966年就开始从事赛道医疗和安全工作的国际汽联资深专家,****迈阿密杰克逊纪念医院神经科主任史蒂夫·奥尔维博士在本周三接受采访时对国际汽联的安全措施提出了批评:“如果是10年或者12年前,这也许就将是一起知名的事故了,是如今的F1安全措施救了科瓦莱宁。但是我必须说的是,这起事故应该让人们开始注意这样一个问题:事故发生后,急救人员能够在多少时间内抵达现场?是否能够更快,要知道,如果车手出现了昏迷甚至呼吸停止的情况,医护人员就将只有两三分钟的时间来赶到现场了。这个问题应该引起高度重视。”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各车队在加泰罗尼亚赛道试车时,红牛二队车手布代也曾在坎普萨弯冲出赛道发生严重撞车。有鉴于此,F1车手协会(GPDA)也已准备向国际汽联提出修改这一弯道的建议了。协会主管,红牛车手韦伯本周三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需要一个更宽的缓冲区。坎普萨弯出弯处的缓冲区很好,但入弯处的就窄了。因此我们希望这个弯道的护墙能往后移一些。”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